为什么总感觉生活艰辛、活着很难?

为什么总感觉生活艰辛、活着很难?


我到现在还没睡,是因为屋顶老是掉老鼠,老鼠会从床头窸窸窣窣的跑过,它不怕我但是我恶心它。屋子里到处是一股发霉的腐朽的陈味,不会让人想吐但让人想出去睡觉,肚子疼憋尿憋的,不想去全家男女共用不足3平米密封的旱天厕所,我爹在打呼噜震天响,我的床离他们的床只有20公分的一个过道,不想喝水全家共用的那一个杯子黑乎乎的一片油腻。


我娘总说,我们干活干得快要累死了,凌晨3点起,一天都停不下来。在这间屋子里生活的都要够死了,这么忙怎么收拾,我也不知道怎么收拾,无奈愧疚折磨的感觉。


我没有说我有抑郁症的事,有时会想自杀,很多时候被无意义感充斥,感觉不到活着压抑的要死,哦,还有孤独的要死。他们可能以为闺女上了大学,在外面吃的好住的好玩的好,给了我足够多的钱,他们不知道她们闺女在外面孤独的像条狗,想死。回来既虚荣又愧疚,因为无力改变包括对自己,对这个家。


这个散发着陈味与腐味还有老鼠的屋子,像我们全家人散发出的抱怨无奈的气息。睡觉前我爹他堂哥又借走了3000,加起来5000多了,的确家有急事,理解。可他们为什么不攒钱,明知可能有急事,在借了别人2000多没还的前提下,又开口借了3000,当然我爹娘没有一句抱怨语气的拿了钱,虽然最后嘟囔了一句,不知道猴年马月还了。对不起,我特别特别不想借钱给别人,几块钱也不想,虽然那钱还不是我挣的。最大的可能解释一下,抑郁范围内我不知道亲戚朋友有什么作用。


我娘她连买件衣服的时间都没有,一直一直干活,有点钱了我们家都会买肉,桌子上没有菜,是因为以前没怎么吃过。我同学的妈妈唯品会打折会打电话给她抢护肤品,我娘啥也没擦过,10.1同学的妈妈会拉着不想去天安门的同学非去天安门,我娘连县城还没出过。娘总说她头疼,因为老半夜就起,从没睡过一个安稳觉。我再没见过邻居来我们家串门,一方面我爹娘忙的见不着人影,另一方面邻居家像我们家一样对生活疲于奔命。


我不害怕贫穷,也不害怕抑郁症,我怕我们全家人相互传染的抱怨,无奈。全家人谁都不快乐,快乐这个词好像从没出现过。爹娘是为了我和弟弟而拼命努力干活,但我和他们一样痛苦无奈,根植于骨血的东西改变不了。我宁愿他们像其他人一样,闲时乐呵呵的打个麻将,串个门儿……


我们都想为家里对方付出,却成为相互的负担,都不快乐且无力改变。生活不该给底层小人物梦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