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观外有另一个东西值得思索,便是价值

人生观外有另一个东西值得思索,便是价值

人生观外有另一个东西值得思索,便是价值。价值是客观的,某人的人生很有人生味但未必要创造多大个人价值——
价值客观而多样,在人类层面上,“你能做的我也能做,我能做的也许你做不了”,依此在人群中各职业有了高价值与低价值之分,但没有感情色彩夹杂其中,举个直观的例子,一名清洁工人的职责是清扫,统治者的职责是统治国家,他们拥有平等的人生观,不带感情色彩地讲他们的职业是平等的【不戴有色眼镜】,只不过对于价值而言,统治者实现了更多的一名清洁工人无法体现的个人价值罢了。
而就人生观而言,只要他自觉活出了味,他便拥有优质的人生观。“有色眼镜”却常常会给职业分贵贱,甚至认为清洁工人的人生不好等等。



诸如奥斯特洛夫斯基所说的“人的一生可能燃烧也可能腐朽,我不能腐朽,我愿意燃烧起来”的言论充斥世间。有多少人穷尽一生追逐着,已失去了自我,然而由于其在外人眼里光鲜亮丽,依旧为外人津津乐道广为传颂?然而个中滋味只有当事人清楚,不知觉中,一生稍纵即逝,在老年或在临死前才发出叹息?而他们叹息的便是“人生味”的不足,即便他也许活出了“样”。
从小到大我们就被教育要做一个人才,做社会主义建设的接班人,要做祖国的栋梁,“这样做你的人生才有意义!”人就应该为祖国奋斗着,为理想奋斗着,长大后被教育要如何如何“追名逐利”(不好意思我坦诚了点,改为追逐吧,但想想,多少俗人眼里的追求,所谓的实现价值不过是为了名利权钱情???)仔细审视这些观点,不难发现它有洗脑之嫌,不知不觉中,许多人已经把价值与“人生意义”混在一起了。(当然我不认为人生有意义,但用这个词表达可能更容易为大众理解,或者你可以理解为“人生味”,这也是现在我对人生的观点——人生无意义,人活着就是为了“味”,或者说科学健康可持续的快乐,不知道的回头看传送门。


如果你看到这里产生了迷糊:陶渊明,“六一居士”此类,不争无为,虽被写得如圣人一般,可如果“创造个人价值少”就没有所谓的“人生意义”,那他们不是也没有“人生意义”吗?
A nice question!



陶渊明,钟情田园的隐居生活,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。在“有色眼镜”看来他是无价值或少价值的——对国家没有贡献,没有做自己所能做的——也就容易被贴上“不上进”“不懂往上爬”等等标签。贴上这种标签的又往往是旁人的价值观,并且大抵是“有色眼镜”下的价值观,也正是因为这种有色眼镜,所以大多数“俗人”无法理解甚至鄙弃“阳狂垢污之士”。然而,在当事人眼里,只要他觉得他活出了“味”,他觉得他这样活着无憾,那么在他眼里他的人生就有所谓的“人生意义”也就是我说的“人生味”。(也正如题主本身的感受)
陶渊明的隐,被称为“小隐隐于田”;林逋的隐,被称为“中隐隐于市”;王维的隐,被称为“大隐隐于朝”。人们以大中小划分,便犹如用有色眼镜打量他们——因为陶渊明没有为国家付出巨大贡献,这就导致外人称他的归隐是“小隐”,而王维此类,才是大隐。这倒也是,王维可是朝廷宰相哦,是宰相哦!宰相哦!(´-ω-`)
在旁人看来实现了自己的能力价值(外人眼里的价值实现了),而王维守拙以清心,也活出了味。那么人们就叫他“大隐”。
很多人总是受到周边的人的指引,重复着亘古不变的模式,于是人们觉得这种模式才符合大众?果真如此?不,是迷失了。这样过下去,味就不在了。


总结:在“有色眼镜”看来,只有追求世人所谓的梦想和目标,也就是达成名利权的掌握,才叫实现人生价值,才不算白活。然而,这是在别人看来,但你的人生不是别人说了算。他人戴着有色眼镜给你下的定义多是绕着“名利权钱情”转,或者说是实现了多少个人价值,对国家社会做了多大贡献,这种有色眼镜下的价值观,正是世人无法理解阳狂垢污之士的原因——因为混淆了人生味与价值。创造个人价值少就等于没有所谓的“人生意义”没有人生味了吗?我给出了否定的答案。
简言之:名利权钱不是人生的指标,关键是自己拿捏住味。于自身而言,活出了自己想要的人生,才是ojbk的人生;于外界有色眼镜看来,则还应追求梦想与目标实现价值方算wonderful.而周围都是有色眼镜啊!能像陶渊明活出“味”的有多少?能像王维一样找到梦想目标与“味”的平衡点的又有多少?